林時安

把过去的东西基本都删了,算是一个告别。想要新的自己。

[白情]送礼错误的示范

#源自和列表旧兰的聊天记录
#我流咕哒,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。
#非常想对兰斯洛特卿实施性骚扰行为(危险发言)


“我听说,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。”

突然听见兰斯洛特这样开口,我一时之间难以反应,一转头就面对上他极其认真的目光,于是绞尽脑汁在脑中筛选出所有的可能性。

“...想起来了,是白色情人节吧。按理来说是要送巧克力的...但是我,忘记准备了。”表情一度十分尴尬,但确确实实是因为沉迷抽卡而忘记了。虽然知道他不会因为这种事而在意,但还是小心地观察他的表情。兰斯洛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:“喔...?那么您是希望我赠送巧克力给您,回报您平日的照顾吗?”

面对如此认真的骑士,我突然觉得非常丢脸。毕竟平时除了做出类似于性骚扰的行为之外,实在没有能够称得上“照顾”的事情,然而他却能认真的说出这种话...

“回报什么的,实在是没有脸面接受,对于平日里的行为,我多少也有自知之明...”

“...您太谦虚了,若是只有这种程度,并不足以让我奉献此身的忠义。”

——如果性骚扰的程度继续加深,那会变成犯罪行为的,兰斯洛特卿。

虽然心里想的东西还是这么危险,但表面上还挂着尴尬的笑容。不知道该怎样结束这个奇怪的发展,他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,眼中略有疑惑的神色,却也把话题带回了巧克力上面。在柑橘味和奶油味二者之间,我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奶油味。

“说起来,有一份很...不合时宜的礼物,虽然不想如此揣度您,但那是您送的吗?”

不合时宜的礼物?

最近我确实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,自然也无从承认。刚打算摇头,却突然回忆起今天早上的事情。

“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...之前高文卿来找过我询问您在哪里,手上还拿着一个盒子,差不多这么大。”说着抬手比划了一下盒子的大小,明显看到兰斯洛特的眼神冷了几分,十有八九是说对了。

“...是吗,是高文啊。”他略微不愉快地抿唇,紫色的眼睛低垂,似乎在考虑某些事情 。“他确实长着一张会做出这种鲁莽之事的脸。”

“所以高文卿送了什么?...不会是那种,呃...讽刺男性能力的东西吧?”

“某种意义上来说,确实是这样,将骑士视为女性不正是否定了他男性的一面吗?”

女性?

说到女性,能想起来的,果然只有——!!

”女性...难道说是...!”后退两步认真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材,忍不住感叹,“...真人不露相啊,高文卿。”即使身披厚重铠甲,但也能够想象出下面完美的肌肉线条,特别是胸肌,所以高文卿会送这种东西完全在情理之中啊!

“.....您在想些什么?”

“其实也不必太在意!根据最新研究表明,男性使用这东西其实对身体也非常有益,能够有效降低患癌的风险,虽然英灵并不会得病就是了,总之真的是非常好的东西。”

“...使用?长袜会降低这种疾病的风险吗?我非常怀疑您知识的来源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等等,再说一遍?高文卿送的,是袜子?

通过表情完全能够确认他说的是实话,但一时还是反应不过来。

“我以为您说的是bra。”

(其实还有后续来着,但是实在写不动了,就这样,ooc属于我)

评论(1)
热度(46)